Index |Biograph|A School Project|Diary|Works|Qiuzhuang Project|Criticism|A Library|Event|Contact|Links

 

Login
Uesername:
Password:
 




Serch

9 谈我的三次艺术驻留Talk about my residency projects 即兴作为一种人的本能,也许是进入艺术的一种方式,但也或许不是 :
乾驫日记   | Date :2019-07-24 |  From :iamlimu.org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2019年 5 月 28——31 日,我带着慢儿住在浙江诸暨乾驫马场,我们骑马、爬山、采集植物。我用日记记下这 4 天的生活,和采集到的的植物一起装在画框里,布置在我们居住的房间里,和未知的客人分享。

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
乾驫日记 01  植物、日记、水彩画、相框  50cmX70cm    2019

2019.5.28 星期二 晴

深夜、蛙声、虫鸣。
吃过晚饭,回来的路上,有很多千足虫。
慢儿说,它们夜晚出来散散步。
好久好久没有这么安静过了。出乎我的意料,慢儿居然愿意跟着我来马场。从出生到现在,他没有一个晚上离开过妈妈。我对他说:慢儿,爸爸要和几个叔叔去浙江山上的马场创作,那儿有漂亮的马,你愿意去吗?他平静地说:好啊。
我们几个从苏州到诸暨,出了车站,去市中心吃了次坞打面。等了一个小时,终于吃上了。面很劲道,好吃。然后打车到乾骉马场。吴娴、老王、曾毅他们几个昨天到的,已经开始创作了。老王把画案子铺在马场边,挥毫写字。不过,晚上他就发烧到39.5度,他说一大早穿短裤,受凉了。
我和慢儿从民宿走道的窗户边钻了出来,顺着道路往里走,水声很悦耳,前面有一个不大的湖,不是湖,而是一个水塘。湖边开着很多野花,无人菊。继续往前走,杂草丛生,很多带钩得的刺耳,挂在慢儿的裤子上。居然有很多生活垃圾,堆积在湖边。湖边有一户人家,应该是这家人丢弃的垃圾。
慢儿很开心,骑在草坪上的石头马上玩。他看到很多虫子在地上爬,见到马蜂和蜂窝,很兴奋。他还从一块马的残骨头上拔下一颗马的牙齿。
明天,让慢儿骑马。



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
乾驫日记 02  植物、日记、相框  70cmX50cm    2019

2019.5.29 星期三 多云

喝了两杯红酒,慢儿在回来的路上已经睡着,我疲惫不堪。洗了个澡,坚持写下这些文字。
慢儿骑了马。一开始,他有些紧张,他戴了头盔,换了马靴。马来了,是一只小马,褐色。驯马师说它叫小白龙,7岁。
我写的文字一点儿感觉都没有。睡觉!!!




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
乾驫日记 03  植物、日记、水彩画、相框  70cmX50cm    2019

2019.5.30 星期四  晴转多云

早上7点钟,被慢儿推醒:“爸爸,我的内裤湿了。”他尿床了。我赶紧起来给他换了内裤,让他睡我的位置,继续睡。
昨天下午,去马房看了那些马,很漂亮的马。我拍了很多照片,要离开的时候,在院子一边的山壁上,我看到至少5种蕨类植物。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植物,在山上、路边,到处都是,它们长得很茂盛。
傍晚,我让慢儿一个人在房间看书,我和刘平一起带着标本夹,采集了好几株带根的蕨类植物。
度卢梭的《植物学通信》:“因为我相信,不管对哪个年龄段的人来说,探索自然奥秘都能使他避免沉迷于肤浅的娱乐,平息激情引起的骚动,用一种最值得沉思的对象来充实灵魂,给灵魂提供一种有益的养料。”
昨天午饭后,吴娴在池塘边的岸上做作品。她白色藤条的两端插在地上,形成很多个不规则的弧形,弧形把整个堤坝都连起来。慢儿给她拿藤条,帮她插在地上,做了很长时间。
朱亮像用蓝晒的方式在纸上晒出马的形象,可是天空多云,阳光很弱。他用纸剪了一匹马的形象,晒在纸上。我觉得不好,建议他还是用真的马来做蓝晒。
今天觉得马场很无趣了,大家都骑了马,我没有骑。在我看来,这种运动方式多少有些做作和虚假。这个景象,像房地产商的广告。



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
乾驫日记 01  植物、日记、印刷品、相框  50cmX70cm    2019

2019.5.31 星期五 雨

昨日上午,慢儿骑马。天气热。他点名要骑小白龙,他和这匹小马产生感情了。
午休后,我们去爬山。出马场右转,见一岔道,选小道左转上山。我拍摄植物的照片,采集植物。几乎每株植物上都有虫子在啃食,不过你不必担心,植物依然茂盛。每根朽木上都长出了菌菇,还有橘红色的,很好看。
蚊子越来越多,绕着我转。不能停下来,不停地行走,才不会被蚊子叮。
走了不久,天空阴暗,打雷,有雨点落下。
我赶紧带着慢儿转身往回走,下山。我担心被雨淋湿。
傍晚雨住,慢儿的手被植物划伤。我抱着他,坐在山坡上。他睡着了。我看着山越来越暗,蛙声和虫鸣渐起。山和树林完全黑下来了,蛙声和虫鸣声越来越大,热闹起来。它们在对话,相互应和。我听到从没有听过的虫子的叫声。
夜晚是个喧闹的世界,是虫子们的世界。难道,要喧闹到天亮,它们才安静下来吗?
早上醒来,小雨。


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

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

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

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

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© iamlimu.org 20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