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ex |CV/Biograph|Works|Qiuzhuang Project|Diary|Criticism|Event|Contact|Links

 

Login
Uesername:
Password:
 




Serch

9 波普主席像进村记 张世杰大爷前天去世!哀悼! :
Richard Long's Wood Circle   | Date :2014-02-25 |  From :iamlimu.org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

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

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

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

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

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

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

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

Tuesday,Feb11,2014 sunny and cold

我打消了请图书馆对面的樊大娘制作树枝装置的念头,因为她年纪大了,我不好意思请她这样在河堤上工作一整天。另外,他的丈夫身体瘫痪,需要她一日三餐的照料。
我请我二婶帮我制作这个作品,还有我母亲给我们帮忙。
我在河堤上选了一块不种庄稼的公共空间,确定圆心,用三米五长的绳子在雪地上划了一个直径七米的圆。参照Richard Long的指示说明,尽可能的使每一组的树枝都是平行的,这样摆满一个圆。
二婶干活很麻利,在我示范了几组后,她就能自己确定该怎么摆放。母亲要迟钝一些,总是摆错。
大概中午一点中的时候,我们完成了整个作品。地上的积雪融化了很多,露出深褐色的泥土。树枝是新的,崭新的树皮颜色有些扎眼。整体上,这个作品和环境很协调,甚至于一些从旁边路过的人都没有注意到它的存在。我想,Richard Long在大自然里完成这件作品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吧,绝不会像我们在画廊里看到的那样,像一个标本。

这是复制的10件作品的最后一件。我最初选中的场地被主人搭了棚子,一直在等合适的场地。总是觉得这件作品很难做,就一直等合适的时间和空间。一场大雪过后,我才意识到该做这件作品了。没有想到这件作品完成的那么快,那么轻松,那么省钱,那么的不突兀。
父亲担心这个作品会被村民偷走当柴禾烧,住在附近的一个大爷说他会帮我看着,除了住在旁边的憨子,其他人不会偷。只怕这个憨子来偷柴禾,他不懂得这是艺术。
整个下午,我都在傍边端详这这件作品。因为树枝的摆放方向不同,不同的方向因为受光的不同而呈现出不同的颜色,有青灰色,有暗褐色。亮部呈暖色,暗部呈紫灰色。一些积雪夹杂在树枝的缝隙中,有些地方有,有些地方则只是深褐色的土地。整个圆圈摆放在不太平坦的堤上,圆形显得不太规则。河水已经结冰,对岸的河滩上依然覆盖着白色的积雪,一片苍茫。沿着河的两岸是枯黄色的芦苇,随风摇摆。
这里紧邻着村庄,我能听到村庄里的狗吠、人声和鸡鸣,还有附近正在为修桥的垫土填河的推土机的声音。
夕阳下,整个圆圈被撒上一层金色。慢慢的,金色散去,它和环境整个儿黯淡下来,天黑了。
我期待这个作品能在这里经历春夏秋冬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© iamlimu.org 2011



 q3S88C4Z 于 2014-05-20 05:10 PM 发表评论: 
百度一下的意思 www.baidu.com